昌都地区 【切换城市】

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联盟功能更新,站长内测效果显著

2020年04月19日 12:42

租客网赞助开发的这个资讯和网址收录类网站管理系统,经过更新并对服务器更新后上线,功能明显增加,关键词收录网站排名明显提升,同时做到MIP自适应,系统自动对百度进行推送,实现百度实时收录。目前已经成功上线近500个主站,开通城市站点近1万个,服务器性能稳定,系统相对稳定。该系统在不断更新进化,真正实现零技术建站,零成本维护自己的站点(服务器费用由租客网赞助,名额有限)。希望能与站长们共同成长,见证奇迹。


相关推荐

干货满满:举例说明,各类APP上线之前,需要做哪些准备!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利,也催生出了很多非常受欢迎的APP软件,比如抖音、微信、QQ、美团等,同时也刺激了APP软件开发的浪潮。那么企业在开发完自己的APP软件后,想要APP软件上线需要哪些资质呢?下面就由专业开发APP软件的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为大家举例说明。想要上线APP软件除了提供一些企业的相关资质外,最重要的一项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一些特殊的行业还要提供一些特殊的资质。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是指软件的开发者或者其他权利人依据有关著作权法律的规定,对于软件作品所享有的各项专有权利。就权利的性质而言,它属于一种民事权利,具备民事权利的共同特征。著作权是知识产权中的例外,因为著作权的取得无须经过个别确认,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自动保护”原则。软件经过登记后,软件著作权人享有发表权、开发者身份权、使用权、使用许可权和获得报酬权。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些APP软件需要的企业资质,大家可以看看是否有您企业想要搭建的类型APP软件:医疗App:市级卫生和计划委员会批文、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私立医疗机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医疗器械信息展示:《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经营、销售:《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游戏App:《文网文(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ICP》、《软件著作权》、《游戏运营备案》、《游戏版号》等,目前游戏版号不是很容易办理。直播业务:《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经营范围需包括当前应用功能范围)、《公安机关互联网备案信息》(域名备案)。打车、租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汽车租赁经营许可证》音乐:《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或《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小说:《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时政新闻信息:《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社交聊天:《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婚恋:《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问答:《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电商:《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或《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食品百货:《食品经营许可证》和《酒类零售许可证》《食盐零售许可证》FM/电台:《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或《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有声读物:《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动漫:《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由于现在很多企业对APP软件的功能都要求有视频直播功能和短信服务功能,那么就需要《网络视听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播电视经营许可证);SP许可证》。以上就是优联互通为大家整理的一些APP软件在上线之前需要提供的资质,如果您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咨询我们优联互通官方客服。

2020年12月09日 10:13

租客网:有一种落差真的只有没有租到好房才明白

一.工资静止在3500璐璐是一个平面设计师,一毕业就进入了一家设计公司工作,人事告诉她:你没有工作经验,工资只能给你3500一个月。3500扣除掉五险一金以及房租,在深圳基本就是月光。毕竟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底气,璐璐就抱着后期或许能涨工资的想法,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一年多,案子多的时候能多点补贴工资也会高点,但大多时候工资都静止在3500。让璐璐决定一定要辞职,是因为有一段时间较为空闲时,人事提出意见:要砍掉所有设计师底薪的1/3,等案子多了再补回来。现实就是现实,璐璐意识到当饭都吃不起,房子也住不起的时候,真的没有必要苦苦坚持下去。二.和对象共进退很多人离开某份工作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出于家庭和感情因素的考量,小李就是其中之一。小李决定年底要离开深圳,因为她的男朋友想要回老家发展,而且自己本来就不是深圳人。是继续留在深圳为了所谓的梦想每天挤地铁、跟房东周旋,还是跟男朋友回老家过着舒适且平淡的生活,她考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定要和男朋友一起离开。小李也犹豫过,但是她觉得,人只能选择当下不会后悔的决定,不管将来如何,起码此刻觉得值了。三.加班加到崩溃刚毕业没多久的盈盈,换了这份工作后简直要被虐哭了,说着不提倡加班的上司确实下班挺早的,但是她却感觉自己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周末还常常有临时安排的工作,连着加班了几个礼拜以后,天天都觉得好煎熬。朋友偶尔约个饭,她拼命完成的当天工作,想要早点下班,但临近下班时还是会有新的工作安排,无奈的盈盈只能一次次回绝朋友们的约会,日子久了,朋友们聚会也自动忽略了盈盈。有时候她会问自己:是不是我太娇气了?只有我觉得这种日子太难熬吗?又一次周末加班加到心态崩了,她狠狠哭了一场,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理由。过完年,应该就不会再继续做下去了。四.努力得不到回报大兵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职位,工作一直勤勤恳恳,公司今年好几个大案子都是他们部门拿下的,本想着到年底应该公司会表扬他们部门并且有相应的奖励,但是出于某些内部竞争和其他的缘故,人事却通知大兵他们经理,这年的年终奖没有他们部门的份。年终奖对于大兵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年初时大兵就发誓今年好好努力,年底拿了年终奖就换一个好点、近点的房子,但最后这个愿望还是落空了。辛苦了一年,却连年终奖都没拿到,沮丧的大兵还是选择了放弃。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房租上涨的速度,再怎么奋斗也逃离不了起早贪黑挤公交的命运,是很多在城市漂泊异乡人的感慨。如果说决定离开深圳的租客们有太多遗憾,那么其中一定包含租客网给予他们的温暖。租客网从“单边收费”,以不收取中介费等一系列费用减轻租客经济负担,到推出“租客惠”优惠买单,让租客享受到档次更高、更优惠的生活,以及“全民合伙人”为所有租客提供一个新的创业赚钱机会。租客网一直努力在降低租客经济负担的同时,让租客的精神也得以享受,以租客的需求作为平台发展的核心。新的一年立不管你是继续坚守原地,还是有新的规划,相信,2020租客网都会一如既往为我们提供如家一般的温暖!

2020年04月28日 11:22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